某某

灣家人。
近期凹凸世界、戀與製作人。

【凹凸世界/鬼萊】未命名

>架空現代
>CP鬼萊
>BE向
>總之先試個水溫


01


  挾著熱氣的雨不斷地下,雨滴落在肌膚上起初是有點燙的,後來又變得冰涼,讓萊娜環著胸不斷顫抖。明知是徒勞無功,她還是下意識地不斷抹去自己手臂上的水珠,讓下一秒新落下的雨霖重新濡濕雙臂。

  她在路上漫無目的地行走。這街杳然無煙地不可思議,她抿笑道,不知該是慶幸無人見著她的狼狽,還是該哀嘆沒有向她伸出的援手——最終她選擇期望這陣雨可以早點止住,因為沒有了雨水作為屏障和藉口,她才能早點揮去淚水、繼續一人昂然獨行,如同往常一般。

  但雨聲落得太宏亮,震耳欲聾反使喧嘩趨於死寂。她期望的羽翼在沾滿雨水的重量後無法傳入穹蒼,只落入泥濘之中輾轉難離;然而在期望折翼後,不知又過了多久,的確不再有雨水落在她的身上了。

  她抬首,雨還在下,只是有把傘保護住了她。是雨聲太響,掩住了另一個陌生布料摩娑的細語,讓她沒注意到有人悄悄地走進了這靜謐的街道,並在她身後為她撐起了傘。

  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可是雨聲掩不掉那人輕輕一問的蕩氣迴腸。
  「萊、」她未經思考便應答,但在第一個字脫出口後又支支吾吾。「娜。」
  他似乎沒有聽清楚,耐心地又再次問了一遍:「妳說什麼?」
  「我說──我叫萊娜。」

  這回他聽清楚了,微微瞇起好看的金色眼睛,淺笑說;「喔,好的,萊娜。那麼能請問妳現在有要去哪裡嗎?」

  沒有,萊娜用搖頭回應。她的臉頰有點發燙,下斂的眼眸不時瞟視眼前的男人。他穿著有些寬大的連帽衣,直順的瀏海和鬢髮因為被拉起的帽子壓著而有些翹起,金色的眸子──她方才就注意到了──被濃密的睫毛圈起,右眼下有顆淚痣,接著……接著她的視線開始有點模糊,視野倏地往下掉,直到與她的手臂一起被拉止。

  「萊娜,妳好燙。」她感到自己靠上的胸脯隨著主人的聲音起伏,隨即慌忙推離。
  「真的很不好意思!」她趕緊說。
  「沒事,我不介意的。我比較擔心妳,萊娜。你發燒了,如果暫時沒有能去的地方,要不要先跟我來?我們那有地方可以休息。」

  他的聲音有些魔性,萊娜未答,身子卻轉向他前來的方向,愣愣地點了點頭。男人對這行為富有意味地笑了笑,隨即未多做停留緩緩踏上歸途的步伐,而萊娜則跟隨在他身側。

  「我是鬼狐天沖。」走了幾步之後,鬼狐才提起被他遺忘介紹許久的名字,對此,萊娜只是「嗯」了一聲應答。

  那並非冷淡,只是在一片暈眩中,萊娜只為了好好記住鬼狐天沖的名字便已分身乏術,無力再有更多交際的回應。她的腦子更加暈眩了──她不願鬼狐誤以為她對他人的好意置若罔聞,可是卻做不出實際的行動。她只能微乎其微地嘆息,並持續前進。

  他們走了許久。在這漫長的街道上,鬼狐一直保持為體諒萊娜而緩速的步伐,卻又禮貌地即便自己淋雨也與她相隔點距離。萊娜有種那是鬼狐一貫的疏離溫柔的直覺,所以為了尊重他的溫柔,即便她已暈得連眼前的道路都褪成一團團的白光、腳步漸漸踉蹌,也始終不敢去牽起鬼狐空著的那隻手,只憑著感覺身旁人的氣息行進。她曾以為她可以一直這般踽踽獨行,可是她錯了,鬼狐突如其來地握住她的手,將她握得發慌。起初她還未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直至手心傳來一片真實的柔軟後,她才又驚又羞地說道;「謝謝。」

  萊娜不記得那之後鬼狐是怎麼回答她的,也許他根本沒回應,又或是他回了,但話語聲被雨聲打斷,她未曾聽清過。那對萊娜而言一點也不重要。

  那日雨聲太響,蓋住的聲音太多,行人的腳步、車輛的喧囂、思緒的低聲呢喃,更遑論那一瞬心底的怦然。


评论(4)
热度(13)
©某某 | Powered by LOFTER